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帮扶落地,长租公寓未来可期

2020年06月23日 13:39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

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

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

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

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

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

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

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

01 政策落地

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

02 人才增长

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

03模式创新

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

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相关推荐

为什么现在“云招聘”这么吃香?

考生网认为是以下几点:功能服务齐全,数字化精准对接,扩大就业渠道

2020年05月29日 10:34

租房,是为了留出更多资金去享受生活

不论是为我们提供住所的居住房,还是占据着交通便利、商业发达地段的商住两用公寓,每天都会有无数人对这些房子产生疑问,是租房好呢?还是买房好?怎么选择我才不会后悔?首先分析一下人们广泛需求的居住房,在中国人的思想观念里,有一套房才算是有一个自己的家,但随着时代的逐步发展,以及房价的逐步攀升,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选择与房价“赛跑”,而是选择租房,将余下的钱可以更好地去享受生活,活在当下。想在一线城市买一套房子没个几百万,买房只能当做是个“梦想”,哪怕是退居到了二线、三线城市,没有一百万也只能是“隐居”郊区,或是“蜗居”。而且对于普通人来说,买一套房以后,就意味生活质量的急剧下降,生活压力的极速增长,所以说这也是越来越多年轻人不考虑买房,而去选择租房的重要原因。再来看看如今吵的沸沸扬扬的商住两用公寓。商住公寓常常打着“不限购、不限贷、单价便宜性价比高”等口号来吸引人,因为门槛低,价格相对较为合理,很多人对此也“蠢蠢欲动”,但其实商住两用公寓存在很多弊端,其实并不适合购买投资。首先商住公寓是作为商业用地审批的,所以导致商住公寓的密集度大,而且公摊面积大,用来购买、投资并不划算。其次重要一点是商住公寓的贷款,要求首付至少要付50%,并且贷款只限10年,甚至更有些地方直接要求一次性付清全款。所以不难看出,表面看似“诱人”的商住两用公寓,实际则充满“陷阱”,贷款压力极大,房屋的升职空间却很有限,确实不适合投资购买。但反之,如果你是看中了商住公寓交通上的便利以及地理位置的优势,更便于上班工作,那么租一套商住公寓不免也是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载购房的压力巨大以及未来房屋的价值也无法确定,并且国家租售同权等一系列措施逐渐颁布的情况下,租房过无疑是最为轻松、最为保险的选择了。其实在很多宁愿买房而不愿租房的人群中,有这样普遍担忧的问题,找房太难了,找不到靠谱的房子,而且黑中介多……所以很多人宁愿降低生活质量,将更多的钱投入到买房中去。所以,对于很多因为顾虑“租房难”、“租房套路多”的人来说,租客网的出现,可以免除很多的后顾之忧。选择租客网,轻松无压力就可以租到到“美好生活”,还可以留出更多的资金去享受生活,充实自己,确实一个绝佳的选择!

2020年04月27日 14:02

争议公积金存废

IMI所长助理、研究员曲强更是直言,延缓公积金缴存在现阶段是缓解企业受到疫情冲击,推进复产复工的有效手段,也是比较普遍的。但是一下子取消眼下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十几万亿的规模,一下子取消怎么替代?现在还...取消公积金的议题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今年2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撰文指出,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在当前疫情企业复产复工推进的局面下应取消公积金制度,这样可为企业最多实现减负12%。这一观点立即招来不少反对,不少人担心此举将有损职工利益。之后,黄奇帆又多次发声指出,我国企事业单位现行五险一金综合费率达55%,已是世界之最。其中,公积金为12%,一年要缴存1万多亿,目前已累计达14.6万亿的规模,建议将现有累积起来的14.6万亿公积金直接转化成企业年金,以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也补充社会养老保险资金。对老百姓担心的吃亏问题,黄奇帆也提出了三个解决之策:第一,公积金变年金,公民已缴存公积金的收益只增不减;第二,已经发生的公积金贷款可按照一定利率优惠政策转化为商业贷款;第三,取消公积金不是意味着职工就得不到企业缴存的6%,而是个人有了更大的资金使用灵活性。公积金是不是鸡肋根据2019年5月31日住建部、财政部、央行联合发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下称《公积金报告》),截至2018年末,缴纳公积金的人数仅为1.4亿,只占我国人口的1/10。而这1/10的人口缴纳的住房公积金总额为14.6万亿元,提取总额8.8万亿元,缴存余额多达5.8万亿元。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公积金取消并引导这巨额资金用于消费,促进消费发展。岂不是有利于企业发展和国家的消费升级?但在判定公积金制度鸡肋之前,也要看有没有为职工带来实在的好处。公开资料显示,我国当初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主要是向新加坡学习,希望通过这种强制性缴纳的办法,集合政府、企业和职工三方的力量,解决民众的购房问题,我国和新加坡也是全球唯二实行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国家。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停止住房分配,实施房改,当时的制度设计是要“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具体设想是“高收入者购买商品房,向中低收入者供应经济适用房和向最低收入者提供廉租房三个层次”。但20多年过去,随着房地产快速发展,房价早已今非昔比。《公积金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支持贷款职工购建住房面积2.87亿平方米,占全国商品住宅销售面积的19.42%。2018年末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市场占有率16.19%,远低于商业贷款占有率。这也是当前认为公积金贷款鸡肋的重要原因之一,拿深圳为例,个人公积金贷款最高额度50万,家庭为单位最高额度90万,相较于深圳主流300万-800万的房价,公积金贷款似乎是“杯水车薪”。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算了一笔账发现,公积金贷款占贷款比例虽不高,但买房如果能用上公积金,依然比银行商业贷款划算。目前贷款5年以上的公积金利率为3.25%(二套是3.75%);商业贷款则为4.85%以上,在目前各地限购限贷的政策下,实际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在5.5%左右。假设贷款100万,30年期限,使用公积金贷款比商业贷款节省的利息为48万元。对于普通的刚需购房者而言,这48万的利息,可并非杯水车薪,这也是为什么取消公积金的提议一出,个人消费者的反对声音远远大于企业主。此外,随着公积金提取范围不断扩大,公积金的使用效率已经有所提升。不仅买房、装修可用,租房和大病也可以提取。比如当今疫情下,有关部门已经发出通知,患者可提取本人住房公积金用于医疗支出。4月23日,四川住建厅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四川住房公积金缴存金额1102.84亿元,同比增长11.64%。688.86亿元公积金被提取使用,比上年增长5.07%。其中,住房消费类提取544.06亿元,占比78.98%;住房租赁提取16.09亿元,同比增长63.35%。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2019公积金年度报告》中也披露,住房公积金提取金额接连上升,涨幅均在10%左右。其中,深圳市公积金提取用于租房的占比高达36.41%。华南某住建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这两年租房提取公积金的增速很快,随着公积金提取的灵活度提升,居民尤其是相对年轻的居民使用公积金的意愿还是很高。企业年金取代公积金可行吗假设真的取消公积金,最大的受益方是企业还是职工?目前市场普遍认为,如果只是单纯的取消公积金,并没有辅以其他福利和保障制度,那么对企业将是最大获益方,最直接的好处就是,降低了成本。众所周知,公积金强制缴存,个人和企业分别缴纳一部分,比例从5%到12%不等。如果单纯取消公积金而不做任何补偿,那么企业将直接节省5%-12%的成本,相当于员工将减少5%-12%的收入。华南某教育企业财务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积金取消还关系到更复杂的问题,比如个税的抵扣,房贷的提升等。这些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取消公积金就可以解决的,还将需要更复杂的顶层设计。“但站在公司的角度,一切降低成本的事企业主都是欢迎的。很多中小民营企业本来人事和福利制度就不完善,企业经营不佳时员工社保可能就断缴了,能少交或者不交,当然更好。”她表示。而企业职工则并不这么想,华北某国企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公积金依赖程度最高的,本来就是我们这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的工薪族!而且公积金意味着有雇主的补贴,如果没有补贴又没有低息,我不知道除了让我们更买不起房还能有什么好处。”不过,在黄奇帆的建议中,取消公积金并不是目的,而是要将公积金转化为企业年金,旨在将年金作为活跃资本市场的长期资本。他指出,公积金被取消后,原来企业给员工缴纳的6%公积金将转变成企业年金,剩余6%是职工个人自愿缴纳,不做强制要求。如果职工不愿意交,这6%企业年金将转换成工资,如果这部分工资转化到市场消费,也是对经济发展起着一定的促进作用。如果职工自愿交,那么年基金收益将比住房公积金收益高很多,也体现出年基金比公积金政策更加灵活,也可以在资本市场和国币基金市场投入,这对百姓来说更具有吸引力。这一提议也在近期引发市场热议,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大部分企事业单位、民企多位基层员工均表示,并不希望公积金转为企业年金,最主要的原因是,虽然公积金也存在提取不便的情况,但终究还是可提取,且对他们购房这一最大支出有所帮助,而企业年金则是养老金,中间不可以提取,要等退休才能提取,这对工龄不长距离退休还有几十年的员工来说,周期太长。且在房价日益攀升的今天,虽然公积金额度有限,却是普通居民唯一获得低息房贷的渠道。临近退休的企业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对此变动提议并不太担心,因为,无论是转为年金还是保存公积金制度,随着退休日期将近,拿到钱的预期都不会变。一位华南制造业中小企业主则表示,在当下,急需解决的是企业生存问题,而生存问题本身并非公积金制度带来的。对他目前的现状来说,改年金实际影响不大,只要是强制性的都是一笔支出。目前公积金可以申请缓交,缴纳公积金的企业成本支出在当下已有缓解。疫情当下,员工对一些福利的缩减也可以理解。如果说公积金改年金,从企业的视角看可能更多的目的是缓解国家养老金压力。华南一位养老险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企业年金是企业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建立的一项补充养老保险制度,它也是除了基本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外,构成我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体系的三大支柱之一。但目前,企业年金是我国养老体系中的最大短板。根据人社部发布的2019年全国企业年金基金业务数据,2019年建立年金的企业增至9.6万家,同比增长9.8%;参加职工达2548万人,同比增长6.7%。目前缴纳年金的企业主要是央企、国企和部分效益较好的试点单位,虽然企业年金已有快速发展,但仍有巨大空间。持积极态度的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对员工、企业、国家三方都有益的事,对员工来说,企业年金拓宽了养老金保值增值的渠道,丰富了退休收入来源;对企业来说,可以充实企业福利体系,有助于吸引和留住人才,企业也能获得延迟纳税的益处;对国家来说,则有助于利用社会力量解决日益加重的养老问题。前述养老险人士认为,相较于银行的低效率低息管理公积金,如果公积金转化为企业年金,对有企业年金投资管理资质的22家机构来说,将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机遇。同时,理论上也可以为这些钱带来更高的收益,市面上已有一些不错的企业年金产品来看,收益率都在5%以上,远高于公积金利息。多地减缓缴存是什么信号更加大市场对公积金政策是否即将“变天”猜测的原因之一是,近日,多地都在出台延缓公积金缴存的政策。比如深圳、杭州、南京、天津、厦门、南宁、重庆、东莞等地相继发布政策允许困难企业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或延期缴存公积金等。以深圳和杭州的政策为例,两地允许受疫情影响、缴存住房公积金确有困难的企业,依法申请降低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最低至3%,期限不超过12个月;或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期限不超过12个月。但其实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有地方出台政策允许经营困难企业缓缴或者降低缴存比例了。比如,海南省早在2019年上旬就出台过相应的政策。广东某市住建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公积金政策,一直以来地方都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缴存比例和政策,这虽然是一个强制性的缴存政策,但也一直留有弹性调整的空间。所以即使没有本次疫情,考虑到经济环境下行、一些企业生存困难,各地也极可能出台针对公积金的政策。只是疫情让相应的政策提前出台了。不过这些或与公积金存废并无直接联系。虽然市场对是否取消公积金制度争论不断,但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情况看,具体落地恐难在近期发生。一位华南IT行业H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取消公积金谁最担心?表面上看,中小企业通常选择交最低档,要么不交,而体制内的单位缴存比例最高,员工获利最大,似乎更不希望取消公积金。实则不然,受到疫情冲击最大的企业,并非这些缴纳公积金的主流大企业,这些企业即使取消了,也可能有其他的替代福利出现,而民营企业一旦取消,想要补偿性恢复,恐怕没那么容易。“所以从理论而言,真的要取消公积金,提了多年的国家住房银行能够取而代之,可能会是更好的选项。而现阶段,增加公积金透明度,扩大提取范围,可能是更加务实的选项。”上述HR认为。IMI所长助理、研究员曲强更是直言,延缓公积金缴存在现阶段是缓解企业受到疫情冲击,推进复产复工的有效手段,也是比较普遍的。但是一下子取消眼下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十几万亿的规模,一下子取消怎么替代?现在还没有完善的方案。且企业年金和公积金是完全不同的体系,虽然有一些相似之处,比如退休后可一次性提取,也可分月提取10年内领完,但在功能上完全不同,因此上述保险公司人士表示,是否真的可以把公积金转化为企业年金,还待制度设计和继续论证。

2020年04月27日 11:00